万达集团正式入股马竞 4498万欧元收购20%股份


 发布时间:2021-04-09 13:03:25

武汉光谷俱乐部董事长沈烈风拍板声言退出犹如一个耳光扇向中国足协,湖北足球从此进入了“死亡倒计时”,中国足协、湖北省足协与光谷俱乐部三方关于面子与利益冲突愈演愈烈,一不小心,湖北足球多年打下的扎实根基极有可能成为光谷退出的沉重代价。企业退出中国足球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在今年中国足球政绩工程全线败阵的“后奥运时代”,光谷的行为无疑让风雨飘摇的中国足球雪上加霜。退赛事情发生后,国外媒体纷纷大肆渲染,使中国足协十分难堪,中国足协一方面决心对中超联赛进行“严打”,另一方面,中国足协深知近年中国足球青少年根基不稳,但湖北足球在培养后备人才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在事件发生后明确表示打击对象是光谷。所以,光谷若能“低头”,全身退出足坛,说不定湖北省还能保住武汉队的“壳”。其实,以“受害者”身份自居的光谷俱乐部,除了面子之争,其面临的更现实问题便是经济利益问题。中超联赛注册资本5000万,本赛季光谷俱乐部更是投入重金修建新训练场等设施,并引进李玮锋等大牌球员及朱广沪这样的大牌教练。

一旦足协取消武汉队的注册资格,最要命的条款即是球员教练实行“零转会”,届时光谷的5000万注册资本将化为乌有。武汉足球多年打下扎实的根基,不仅为俱乐部输送人才,同时也是湖北省足球的基本。假如光谷俱乐部注册资格将被取消,对湖北足球的打击是致命的。湖北省体育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周慧超对此做好最坏的打算,她表示湖北省足协的初步想法是明年先在中国足协注册一支乙级俱乐部,新俱乐部的组建将以参加明年全运会的U19队为班底,在2010年正式开始向中甲发起冲击。在光谷退出中超联赛的前提下,湖北省体育局能争取到的最理想的结局便是保住注册资格,即使武汉队从中甲重来,其伤害也将降到最低。(邹甜)。

本周公安部“抓赌”专案组公布了一场证据确凿的假球。虽然涉赌球员的名单尚未公布,但广州队目前已有8名球员提出转会,另有3名球员结束租借,这也预示着广州足坛的一场地震即将到来。广州队的情况让青岛海利丰和已经降到乙级的四川队着实紧张起来——在已经结束的上个赛季的中甲联赛中,青岛队客场挑战四川时3次吊射自家球门的诡异表现,至今仍是一桩悬案。“特想知道青岛海利丰那场怪球的调查结果” “那场球本不应引起这么多关注的,只不过他们做得太过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川足球员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实际上,青岛海利丰这支队伍在中甲联赛中的状况,其他球队都很清楚,好几个赛季都是这样。虽然我没有证据,但很多球员都这么说,而且他们在场上的表现,实在太让人怀疑了。

” 这位球员对那场比赛记忆犹新:“那是9月的第一场球,联赛还剩下1/3呢”,当时,客场作战的青岛已经3:0领先,双方都没有拼命的意思——“因为当时四川还没有降级的危险”。但最后10分钟青岛却突然“变脸”,大举压上,围着川足球门狂轰滥炸。“这样的情况应该能判断出他们中有人赌球了,最后10分钟盘口变了,全场要进3个球以上才能赢钱,所以他们一定要再进一个”,川足队员介绍说。看出端倪的川足并不想让青岛如愿,全队退回自己的半场严防死守。青岛越踢越急,最终无奈动起了“自摆乌龙”的主意。于是最后5分钟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场面,青岛队两名球员先后3次在中圈附近大力“回传”,而该队门将牟鹏飞在下意识挡出本方队员的第一次“回传”之后,青岛队随后的两次“回传”均偏离球门。

“不能说所有的球员都赌球,赌球的还是少数,但这和俱乐部有很大关系。”该川足队员说,“实际上,我们队这个赛季已经内部开除了两名球员了。他俩赌没赌球不清楚,但是打假球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有一个在以前的俱乐部就出过问题。” 这场比赛到底是不是假球,目前还没有官方定论。中国足协曾在赛后派出调查组前往调查,但至今尚未公布调查结果——虽然原青岛海利丰领队刘宏伟被警方认为有赌球嫌疑,但刘宏伟在2008赛季已经离开了俱乐部,因此,这场比赛也没有像“广药对山西陆虎”那场球一样被公安部门认定为假球。“我也想尽早知道这场球的调查结果,我不是希望青岛被罚降级,四川留在中甲,我是真想知道能不能从这场比赛中找到假球的证据。

”该川足队员说,“留在中甲对四川来说不是好事,有人说我们队也有人赌这场球,就是赌3个球,所以才不让青岛再进一个。类似的说法多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这种感觉挺无奈的,所以就想知道足协或公安部门查不查这场球。” “现在中甲哪儿还有不拖欠工资的俱乐部啊” “我看现在媒体有很多关于赌球和假球的报道,但我现在还是有些问题不明白。”该川足球员说,“比如说,赌球和假球的区别,还有,默契球算不算假球?原来实德系和张海系都控制着几家俱乐部,自家球队主客场互相送分几乎成了惯例,这应该怎么算?这应该归足协管还是公安局管?” 实际上,这一连串的问题就连从事这一行业的法学专家都需要研究和探讨。“赌球犯法,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赌球也是赌博。

但球员因为赌球而在场上故意去输球,除了刑事责任,还要看性质是不是严重。”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法专家张笑世说,“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证据确凿的话,比如警方公布了有人涉嫌操纵比赛,那么涉案的球员,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是一定要被取消球员资格的。” 但也有球员提出疑问:如果俱乐部管理人员参赌,教练或相关人员只是口头暗示球员“看着办”,“作为球员,我们要想上场肯定要听教练的话,那我们根据教练或其他队友的暗示上去放水或进球,要不要受处理?” “如果额外收钱了,就是除了俱乐部财务表上的工资和奖金之外的钱,那就一定跑不了。”张笑世说,“如果不牵扯到额外的经济利益,那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有的球员确实不好办,他本身不想挣不义之财,但不上场挣不到工资和奖金,不合群又不容易上场,这里面的情况确实比较复杂,说到底还是我们的体育法有欠缺的地方。

” 因此,长期参赌的教练和球员,总有一天会承担相应的法律制裁,但面对偶尔参赌、或者只是面对默契球、人情球变得麻木了的大多数球员,中国足协如何依靠下层组织(中国足球学校)和发动相关单位(各俱乐部相应梯队)对他们进行教育和管理,让他们珍惜自己的职业生涯,以及在各级别联赛中严格执行俱乐部准入制度,强制俱乐部完善管理,才是清理中国足球淤泥的合理手段。“俱乐部没钱,球员怎么办?那就赌球或者收钱打假球。现在中甲哪儿还有不拖欠工资的俱乐部啊?一欠就是几个月,我们队打上主力的球员,1个月的工资加奖金大约就是4000多元,打不上主力的1个月1000多元。要不是什么都不会、俱乐部还欠着钱,谁还在球队里待着啊。

”该川足球员告诉记者,“据我所知,中甲联赛里可能就是北京理工队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他们是学生,不挣工资和奖金,没有这方面的压力。”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北理工恰恰是硬件条件最不像“职业俱乐部”的球队——自从升上中甲之后,北理工年年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保级,对于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业上、每个月只拿伙食补助的北理工球员来说,他们的球队更像是中甲联赛中的一块净土。“所以打算趁着年轻离开足球去学点东西” 据记者了解,北理工的球员之所以获得越来越多中甲球员的羡慕,正是因为他们的学生身份,“毕业了比较好找工作”。以今年联赛降级的四川队为例,由于球队降级,几乎一半球员选择了离开——在球员无数次闲聊的过程中,大多数人认为离开中国足球的职业圈子,特别是乙级联赛圈子,是明智的选择。

“即便到社会上重新开始学习,也比继续耽误时间要好。” “留在球队的一些人,可能还是想看看能不能混个文凭,毕竟四川队和川大有培养协议。”该川足球员说,“走了的有重新去上学的,有自己做生意的,能转会到其他队的估计没几个。” 原定于本周末重新集中备战新赛季的川足,现在只有一半人马。“我是真灰心了,我小时候练球的时候真有热情,每天恨不得想踢七八个小时,看的杂志、报纸和电视节目,都是和足球有关的。”该川足球员说,“刚开始打上职业联赛的时候很兴奋,但是越来越觉得和自己小时候想的不一样,踢球变成了一种手段。所以现在打算趁着年轻去学点东西。” “以前那时候,我们足校有一些人去上体育大学了,当时还觉得自己进职业队会比上学好得多,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早知道足球变成现在这样,我去上学毕业后当个体育老师也好啊。

” 这是一条大多数正值当打之年的现役球员走过的路:从少年宫、小学,到足校、梯队,再到职业队甚至国家队,只不过在中国足球由盛到衰的大背景下,这条路显得越来越崎岖不平。“其实,如果这次没有这么大的打假行动,我可能还意识不到这个问题。”该川足球员说,“自己主动退出来总比出了事被赶出来要好,以后就把足球当业余爱好了。” (记者 郭剑)。

马德里 俱乐部 竞技

上一篇: 2016北京黑石头越野赛春季站 石胜利毛润卿夺冠

下一篇: 阿尔滨将重点加强板凳厚度 邹游正在球队试训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