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出战澳门格兰披治大赛


 发布时间:2021-04-23 03:29:16

死亡噩耗依然传来。拉力赛组委会昨天证实,法国摩托车赛帕斯卡尔•特里在比赛途中意外身亡。特里成为了南美版达喀尔赛中不幸罹难的第一人,这无疑是个不幸的消息。他是在第四天的比赛后被人们发现失踪的,转天人们果然收到了不幸的噩耗。事实上,达喀尔拉力赛并不仅仅只是意气风发的车手们和玫瑰湖畔的庆功宴,这项赛事充满着死亡的诱惑,车手们徘徊在天堂与地狱的边缘。挑战这段路程需要勇气,所有勇士都将直面死神的光顾。非凡的实力、冷静的心态、超人的勇气,这些并不一定能带来成功,有时候,还需要一点点的运气。自1979年以来,已经有51名不幸者在这项赛事中罹难。这些人中,既包括赛车手、赛会人员,也包括观众、甚至无辜的路人。更令人感慨的是,达喀尔拉力赛的创始人萨宾,也在一次事故中丧生,将自己的生命永远的留在了挚爱的非洲大陆,献给了奋斗一生的达喀尔。

出于安全因素考虑,达喀尔在暂停一年之后来到了南美,然而南美版达喀尔也没能逃过死神的垂青。我们在制作这条新闻稿的时候,特意将标题改成了黑色。黑色,代表着敬意:对勇气的敬意,同时更是对生命的敬意。黑色犹如一道深邃的闪电,刺痛人们的心房,却永远难以消弭人类征服自身与自然,探索一切未知世界的勇气。1979年 一名摩托车手意外死亡 1981年 记者托马索和三名技师被杀害 1982年 记者乌尔苏拉在车祸中丧生。荷兰摩托车手奥斯特胡伊斯失踪。一位马里男孩死于车轮下 1983年 法国车手皮内乌在机场被杀害 1985年 一名尼日利亚少女被赛车轧死 1986年 日本车手金子康夫在法国死于车祸。救援直升机在马里上空遭遇空难,机上5人死亡。

意大利人马里奥尼在最后一个赛段从摩托车上摔下,抢救无效死亡 1987年 法国药剂师毛伦被赛车轧死 1988年 6人在赛事中死亡 1990年 法国车手卡巴内遭遇枪击身亡。芬兰记者萨尔米登遭遇事故身亡 1991年 两名法国车手索尼拉克和博格奥伊斯相撞,同时丧命 1992年 法国天才车手拉莱与赛事医疗车相撞身亡。一名塞内加尔小伙被赛车轧死 1994年 59岁的比利时车手桑森从摩托车上摔落,不治身亡 1996年 卡车组法国车手戈根踩上地雷,被炸身亡。一名西班牙车迷遭遇严重车祸死亡。一名几内亚小女孩在一起摩托车事故中身亡 1997年 法国车手勒杜克不幸身亡 1998年 一辆赛车与当地出租车相撞,导致4人死亡3人重伤 2001年 一辆民用车与拉力赛运输车相撞,民用车司机当场身亡。

机械师维尔格内斯死于撞车事故 2003年 法国籍导航考维的赛车与巨石相撞,当场死亡 2005年 摩托车手佩雷斯在车祸后去世。传奇车手梅奥尼猝死。两名比利时摩托车手身亡。一名5岁女孩车轮下丧生 2006年 车手卡尔德科特遭遇严重事故意外身亡。一名10岁和一名12岁非洲男童命丧车轮 2007年 南非车手西蒙斯在比赛中不幸坠车生亡。法国摩托车手奥比约克斯心脏病突发不幸去世 今天,这串长长的名单又将被加上一行: 2009年 法国摩托车手帕斯卡•特里,在第四赛段身亡。让我们记住这些先驱的勇士和不幸的罹难者,并致以深切的哀悼。

黄玉燕的心里咯噔一下,她想上前安慰对方,却又不敢冒失打扰。她说,“我站在远方默默地祝福她就好了。” 2日,来自澳门的黄玉燕早早出现在全运会女子25米运动手枪赛场,她的目标很现实:学习高手的技术,“重在参与”。如果与中国各路高手争夺全运会金牌,以黄玉燕的枪法来看,她的目标确实很“单纯”。从第一轮开始,她就被很多选手拉开了近10环,三组慢射过后,她得到了270环,比后来夺得冠军的陈颖差了17环。比赛间隙,黄玉燕在反思自己的动作要领,她形容,“这几乎是道无解的难题,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速射阶段,她的准确度依然不高,8环的分数频出,总分自然也无法理想。最终,她仅打出545分,排在59名选手中的倒数第三,她的队友陈宝宝倒数第二,垫底的是一位内蒙古选手,原因是被取消了比赛资格。赛后,黄玉燕的脸上很平静,与教练杨敏仪低声交流着比赛感觉,没有一丝落寞。她随后告诉中新社记者,这是想象中的结果,但应该再好一点。事实上黄玉燕很清楚与对手的差距,据她透露,她曾一直在暗地里模仿李对红的动作,包括打枪节奏,稳定性,以及怎样调整呼吸。

“但我们训练水平与大陆选手差距太大,想追赶是没有希望了。” 目前是两个女儿母亲的黄玉燕练习射击已经20多年,曾经做过水警的她在1988年第一次接触枪,自此之后,她对枪“着魔了”。经过几年的刻苦练习,在1992年,她第一次代表澳门去北京参加亚洲锦标赛,第一次见到了李对红。黄玉燕说,“那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 至于那次比赛成绩,这位“妈妈选手”坦言,“输得一塌糊涂,甚至忘记了名次”。“我只记得与李对红拍照片了。”说到此,她不好意思地笑了。谈及奥运冠军的头衔,黄玉燕觉得那是远在天边的事,从未想过。“能参加奥运会就算实现了梦想,但以我的实力,即使去了也更像是完成了一次旅行,与偶像合几张影。” 黄玉燕一直觉得,练习射击是件非常快乐的事,与职业选手不同,她没有终极目标,也不敢奢望什么,能锻炼身体是唯一目的。“别人说常年打枪会有伤病,但在我看来它更能让人内心平静,可以降压。” 她觉得,真正的竞技体育太过残酷,如同中国的运动员,最终只有几个人能脱颖而出站上金字塔,其他人均成了“肩膀”。黄玉燕认为,有些人参加训练是为了改变命运,但在她眼中,体育运动应该是件快乐的事,“如同生命的阳光,照得人心温暖。

”(完)。

澳门 车手 孙正

上一篇: 鲁能面临恶战更需“亮剑” 塔尔德利要证明自己

下一篇: 男排胜印度避免提前告别伦敦 打落选赛全力一搏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