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大学:聘邓亚萍为兼职教授意在提高乒乓球队水平


 发布时间:2021-05-04 15:52:26

本届全运会乒乓球比赛,有关“马琳已婚5年,最近正与妻子张宁益办离婚”的新闻成了人们热议的焦点。时至今日,这件事也没有明确结果。引起记者兴趣的,倒是从中衍生出的球星恋爱的话题。被指一场炒作 先是女方宣称“两人已结婚5年”,后是马琳说“因为感情破裂,和她分手了”。双方家长也互相指责,男方称身为演员的女方故意“炒作”、贪图财产,女方直指马琳有“第三者”介入。一时间,“离婚门”事件不断升级。广东队一路打进决赛,马琳的态度从坦白变为回避,称等全运会结束后会向大家公布婚变真相。据说,两人的离婚官司已经过了一审,现在等第二次开庭,资产过千万的马琳将面临分割共同财产的裁决。撇开钱不说,马琳的公众形象已经受到影响。尤其是马琳母亲那句“我儿子很单纯,认为摆酒才是结婚,领证并不算结婚”,令人无语。2004年元旦,中国乒乓球队上演了一出“棒打鸳鸯”,因为谈恋爱影响训练,马琳当时的女友白杨被退回地方队。在国乒内部,自由恋爱一度是禁区,但在圈外自由恋爱的马琳也没能找到好的归宿。这两天女方继挑明与马琳的关系后,又称并不想影响马琳打全运会,愿意成全他新的幸福。事态仍在演变,只怕结果是火了小明星,让奥运冠军失了分。感情得靠经营 同样是文体明星的结合,乒乓球世界冠军江嘉良和吴玉芳夫妇堪称前辈楷模。

吴玉芳曾提到,两人恋爱时,江嘉良向组织汇报他交了一个电影学院的女朋友,组织上立即对她进行了外调,外调的结果不错,才批准了两人继续交往。现在的年轻人听起来可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当时一个世界级运动员的感情生活是马虎不得的。1988年,两人结为夫妻。百花奖影后吴玉芳舍弃了事业甘做全职太太,眼看着昔日同窗慢慢成大腕也不为所动。江嘉良在婚后第二年退役,习惯了众人关注的他一下子觉得很失落,无法适应。吴玉芳始终陪伴着丈夫,跟他说,荣誉是虚的东西,现在才是正常人的真实生活,并鼓励丈夫开办了乒乓球学校。感情终归是个人隐私,需要好好经营,把“家丑”拿出来晒,恐怕只能得不偿失。自由更需低调 曾经也是“棒打鸳鸯”当事人的王皓,最近与国家女队队员彭陆洋的恋情被曝光。这次中国乒乓球队采取了宽松的态度,中国队领队黄飚表示:“队员到了一定的年龄,队里是允许他们恋爱的。对于队员之间谈恋爱,我们本着不主张、不提倡、也不反对的原则。” 济南姑娘彭陆洋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这段感情,不愿过多提及。之前王皓曝出几次负面新闻,彭陆洋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他。运动员在享受恋爱自由的同时,保持低调才是上策。恋情被曝光后,已经是国乒新一代领军人物的王皓表示,会把主要精力放在事业上,“结婚的事还没想呢,现在对我而言,乒乓球是放在第一位的。

”。

国乒称霸世乒赛非但未能引来各方喝彩,反倒引发出乒乓球界对乒乓球运动发展前景的大讨论——在中国队的绝对优势日趋明显的今天,乒乓球运动也随之面临因悬念丧失而失去观众、失去发展空间的危机。种种迹象表明,乒乓球运动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对于长期在国际乒坛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中国乒协和中国乒乓球界来说,拯救“国球”已迫在眉睫。观赏性下降导致观众大量流失 虽然中国队夺得本届世乒赛全部金牌,甚至包揽了男女单打和混双比赛的前4名,但央视收视率数据显示出,作为乒坛顶级赛事的世乒赛,其最引入关注的比赛场次并非冠亚军争夺战,这不能不说是种悲哀。对于世乒赛受关注程度直线下滑的根本原因,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心里最清楚——中国队的强势难以撼动,乒乓球比赛也因此失去了悬念。

本届世乒赛举行期间,正值国际劳动节、日本男孩节等公共假期,很多日本观众提前数周就买好了门票,以观看比赛作为假日消遣。据日本媒体报道,乒乓球在日本有雄厚的群众基础,一来是日本开展乒乓球运动的时间较长,历史战绩也比较辉煌,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日本著名乒乓球女运动员福原爱的号召力。不过,福原爱在比赛的第二轮就被淘汰。她的出局让日本观众的观赛热情大受冲击。世乒赛到了后半程,大多数比赛都已成为中国队的“内战”,很多日本观众期待的日本选手与外国选手对决的场面难得一见,这让日本乒协感到有些难堪。一些日本观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仍到现场观看比赛,但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不浪费已买到手的门票。其实,日本媒体早已分析,日本头号女单选手福原爱几乎不可能在这次世乒赛上夺冠,但人们始终对日本选手创造奇迹抱有美好期望。

本届世乒赛之后,日本媒体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任何日本选手想在对阵中国选手时爆冷都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令沙拉拉忧心的地方。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乒乓球选手失去了夺取冠军甚至奖牌的信心,这会打压这些国家和地区乒乓球水平的提高,从而严重影响乒乓球运动在这些地区的开展。” 曾长期在比利时执教的华裔教练王大勇向记者介绍,乒乓球运动在比利时已经呈萎缩态势。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比利时名将塞弗兄弟在世界乒坛多次夺得冠军或奖牌,那段时间,比利时出现了乒乓球热,很多青少年都学习打乒乓球,电视节目中也经常播放乒乓球比赛。但近几年,随着塞弗兄弟年龄增大、状态下滑,渐渐淡出职业乒坛,比利时的乒乓球热也告一段落,乒乓球重新成为冷门项目。王大勇表示,从比利时乒乓球运动这些年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出,明星运动员对一个运动项目的推广、普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但明星运动员的诞生需要世界大赛的成绩做基础。现在,除了中国选手以外,其他国家的选手想要拿到世界大赛的冠军、奖牌实在太难。提高对手水平已成当务之急 雅典奥运会后近5年来,中国乒乓球队囊括了乒乓球世界三大赛事的所有冠军,其中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乒乓球队更是实现了一支乒乓球队所能达到的顶峰——包揽了男女团体冠军和男女单打前3名。辉煌的战绩也令中国乒乓球队“高处不胜寒”,正如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所说:“如果有一天,人家都不玩儿乒乓球了,中国队拿再多的冠军又有什么意义?” 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乒协开始思考,中国不仅要成为乒乓球运动的大国,更要成为推动乒乓球运动在全世界推广、普及和可持续发展的大国。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阻止其他国家和地区与中国队实力差距不断扩大的趋势,要尽可能避免中国队在世界大赛上包揽全部金牌的状况屡屡出现,要让其他协会分享到参加竞技比赛的乐趣。

但要想改变中国队一家独大的局面,仅靠派新人出赛并不见效,当务之急是要提高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乒乓球运动水平。中国乒协主席蔡振华提出的“养狼计划”将在世乒赛之后大力推行,但这样的“援外”方式能否发挥出积极作用,从一开始就颇受争议。国内的一些教练认为,“过去,我们为了战胜对手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现在却要帮助对手提高水平。如果假以时日,对手果然实力大增,把中国队打败了,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岂不懊悔不已?” 一些国外乒界人士则不相信中国队会真心实意的“援外”,“中国队既不可能向国外派出最好的教练,也不可能把乒乓球比赛的制胜秘诀教给外国运动员。外国乒乓球水平很难通过中国队的友情帮助来改变相对落后的地位。” 打造乒坛NBA或许是出路所在 在当今世界体坛,某一国家在某一个体育项目上占有绝对优势的现象并不鲜见,比如美国在篮球、棒球等项目上都具有超强的实力。

然而,篮球、棒球等运动并没有因此陷入生存危机。相反,受篮球NBA和棒球MLB两大职业联赛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这两个项目获得了更多的关注。早在几年前,中国乒协就对中国乒乓球超级联赛提出了打造“乒坛NBA”的目标,由于中国乒乓球高手云集,很多国外有实力的球员也纷纷加盟中国乒超联赛,中国乒超也曾成为世界最高水平的乒乓球联赛。不过,中国乒超在很大程度上却称不上是职业联赛。中国乒超经常要为国家队的训练和参赛任务让路,联赛日程的安排也因此没有规律而很不稳定。中国乒超的参赛选手也无法脱离国家队的束缚,乒超联赛中的国家队队员,其首要任务是为国家队服务,在乒超参赛更像是走过场。乒超还曾对外籍球员的加盟设定了严格的门槛,无法保证足够参赛场次的外援不能参赛,这让很多兼顾欧洲联赛和乒超联赛的欧洲球员最终无法出现在乒超赛场上。

尽管乒超的问题很多,但仍然对提高外籍球员的竞技水平发挥了巨大作用。在本届世乒赛上崭露头角的日本新星石川佳纯和福原爱,都是长期在中国乒超参赛。石川佳纯说,自己能有今天的水平,离不开中国教练的帮助,更离不开中国乒超联赛的磨练。“乒超联赛完全可以在提高外籍运动员的水平上发挥更大作用。”刘凤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让更多的外籍球员参加中国乒超,既有助于提高外籍球员的竞技水平,也能够扩大乒超的影响力,提升乒超的价值。” 刘凤岩表示,随着中国乒超联赛市场化运作的日趋成熟,联赛管理水平也越来越规范,联赛职业化不足以及球员需要为国家队让路等问题都能够得以解决。但刘凤岩也坦言,想要真正实现“乒坛NBA”的目标,中国乒超联赛要走的路还很长。毋庸置疑的是,打造一个真正高水平的国际化中国乒超联赛,将是缩小中外乒乓球水平差距的一个有效手段。

刘凤岩相信,就像NBA赛场上不仅有美国本土明星,更有无数像姚明、吉诺比利等外籍球星一样,中国乒超最终也会成为培养各国乒乓球明星的摇篮。据悉,本届世乒赛之后,乒超将放宽外籍球员的加盟条件。刘凤岩表示,中国乒协正在酝酿一系列改革措施,诸如鼓励一些有条件的乒超俱乐部整建制地吸收外国俱乐部,这将为外籍球员来中国打球提供更加便利的条件。(本报记者 慈鑫)。

邓亚萍 教授 乒乓球

上一篇: 欧洲联赛决出四强 尤文9胜7平保持不败晋级

下一篇: 体育教师短缺人员缺口30万 专业技能待提升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63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