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章子怡 但愿,她有站出来的勇气


 发布时间:2020-10-21 21:06:39

仅仅22岁,Jesus Luz就已经在Google上拥有了超过9百万的搜索词条。这个拥有神圣名字的巴西人如今正如日中天,放射万丈光芒。显而易见,他完美的身材无可挑剔,虽然他承认自己很爱美食。身着泳衣的他,让人不禁联想起1992年去世的著名艺术家、也是他的同胞Alair de Oliveira Gomez拍摄的黑白照片上的模特们:在里约Copacabana海滩上,年轻人们打着排球,展现着完美的腹肌。而当他穿上时装,则俨然就是最炙手可热的名模。如今,他更被Dolce & Gabbana选为了2009/10秋冬系列的官方广告代言人。不过,他的一夜成名,还是由于他就是Madonna的新男友。在年初为《W Magazine》拍摄的一组富于挑逗意味的大片中,这位年轻的模特遇到了流行乐传奇巨星,从此两人就再也没有分开。将近51岁的“圣母”(madonna意为圣母玛利亚)找到了她的小耶稣(Jesus)。神话故事居然有了如此完美的现实版诠释。人们甚至已经在猜测Madonna Louise Ciccone什么时候会与她棕皮肤的巴西美男子Jesus Luz共谐连理。而年轻的Jesus,在所有的流言蜚语面前,却依然保持着自我,保有自己的朋友和他远离曼哈顿繁华的秘密花园,他还梦想着可以“创作让人们动起来的音乐”。

我们相信,他一定能达成自己的梦想,至少可以和他的伴侣一同实现。

贵圈真乱。虽说娱乐圈从来没有不乱的,但近来尤其显乱。这不,导演王全安又进去了。娱乐圈近年有几个突出的“圈”:毒圈,黄圈,还有就是禅圈。此处的“圈”不是说他们拉帮结派,结成了圈子,而是囿于各自的思想认识水平,被圈住了,被困住了。艺人们面临的所谓压力有一定的共性,比如名利来去快,心理不踏实;艺术需要不断的灵感和突破;婚姻家庭状态很难“正常化”,等等。是压力,也是困惑,如何应对?这就像一张无形的考卷,艺人们必须作答。有些人不免走火入魔,剑走偏锋。被毒品“领走”的有宁财神、张默、高虎、房祖名等;被娼妓“领走”的有黄海波、王全安等。有一种分辩说,搞艺术的,需要体验各种自由。确实需要。但人活一世,谁不需要?每个人的立场狡辩起来都可以冠冕堂皇。自由的底限是法制的高压线。娱乐圈的佛禅之圈也令人瞩目。从公开报道看,王菲、梁朝伟、李连杰、陈坤等都皈此圈。或许会说,宗教如何与黄、毒并论?表面看起来,确实有云泥之别。但细较起来,根源归一:压力与困惑。

李敖曾评王菲的信佛:她的优秀应付不了她的自困。娱乐圈的这些“圈”,暴露了艺人们的“困境”和各自的境界。它们的盛行,也从另一方面透露出大众对这个圈子有较高的宽容度。宽容从何处来?因为依赖。不仅依赖着他们“娱乐”,在某种程度上,也依赖他们担负着思想教父、伦理榜样这类角色。比如明星们的各种人生言论;比如《爸爸去哪儿》,明星们教“我们怎样做父亲”。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娱乐圈对社会,尤其是年轻人,有极强的示范效应与影响力。其实,娱乐圈内部也存在着示范效应与影响力。各种圈能“滚圈”这么多人,那些可称得上老师、前辈级别的导演、编剧、巨星,作为“上梁”,其示范作用不可小觑。或许,娱乐圈内部先学会自我负责,才能够对公众担责。(万小英)。

“郑诗雅怀孕了,已有4个月了,两个人都为此很高兴。” 据体育朝鲜报道,白道彬和郑诗雅是上月7日在众人的祝贺中举行婚礼的。当时人们对他们的突然结婚表示怀疑,是否已有身孕,但郑诗雅坚决否认,因而更受到人们的关注。他们两人是接拍影片《Survival》时相恋的,经过一年的热恋终成伉俪。郑诗雅婚后停止一切电视活动,专注家庭生活和胎教。

话说蛇年春节,有两个变化:一是放鞭炮的少了,二是串亲访友时,议论央视春晚的少了(弹与捧都觉得索然无味)。2013央视春晚,确实有点儿凉。尽管郭德纲“多年媳妇熬成婆”,在“纲丝”千呼万唤之中偕于谦终上春晚;尽管蔡明“树老根弥壮”,在与潘长江首度合作的小品《想跳就跳》中,鼎力“制造”了“春晚十大流行语”的五条(1.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2.瞧你们那模样,长得就跟闹着玩似的。3.没想到你人是微缩的,心还是猥琐的。4.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5.像你这种站起来都像没站起的人都站起来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站起来?);又尽管被誉为加拿大“跨世纪流行天后”的席琳·迪翁与宋祖英合作《茉莉花》,一曲混搭让人们饱享东方西方…… 但,整个央视春晚还是显得“包袱”忒重,“说道”忒多,尤其是与辽宁、江苏等卫视相比,热点不多,更乏亮点,让笔者不由得设问:央视春晚走到了一个历史的拐点? “弹指一挥间”,春晚已过了“而立之年”。

作为一档电视节目,它的“年齿”已不复英年,而被培养成一个“春节新民俗”之后,其受关注度、影响力也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高端。然而,近年来春晚引起的争议越来越多,称春节晚会已进入“衰落周期”,恐怕亦属不争的事实吧? 对春晚,人们为何从期待、溢美到现在的“渐凉”? 品味它的“本名”:联欢晚会,回溯它的“少年”时期:喜气洋洋,皆大欢喜,不难看出,现在时的春晚已主动或者被动地异化了。当一场大众联欢晚会被赋予林林总总的“责任”和“任务”时,当年夜盛宴的一道“精神佐餐”(春晚,究其实就是吃饱喝足的人们共同看好看的节目,养养眼,开开心),被一年的大事、热点“封”至“表奖会”或“总结会”一般的地位时,这种淡化了娱乐精神的娱乐节目,又会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存留多少活蹦乱跳之基?春晚也成了一些人的PK台,那么,它也只能被广大的受众在心里渐渐地PK。

笔者放言,春晚到了一个拐点,此正为题中应有之义。这种变革的趋势,在中国叫做“各得其所”。回想腊月二十八开始,辽宁卫视等几大卫视率先推出春晚,天南地北的观众都熬至子夜要看看,本山被央视拒之门外的《中奖了》究竟“俗”得如何? 初一晚上,更是五彩缤纷――江苏卫视的F4重唱《流星雨》唤回了多少中青年的记忆!本山的“小品谢幕之作”《有钱了》与东方卫视的鸟叔《江南Style》好一番PK,而浙江、湖南、北京等几大卫视都用各自的自选动作,让广大受众看到了更多的创意与策划。这样就使人们选择的多元和自主,有了更多的可能;而人们选择的多元性和自主性,正是百花齐放的必然,也是文娱勃兴的必然。

章子怡 赵欣瑜 人们

上一篇: 陈慧琳遗憾退出春晚 因未找到最佳表演形式

下一篇: 邓超透露照顾孕妇孙俪心得 力挺老婆“反偷拍”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2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