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引频繁吐槽:剧组抄太多 致人格分裂


 发布时间:2020-10-18 05:00:03

6日在汤显祖故里江西省抚州市完成首场全要素试演。有别于舞台戏曲版汤翁原剧《牡丹亭》的是,在实景穿越版的《寻梦牡丹亭》中,演员在观众的身边行走,光影在观众的眼前变换。观众可以与“杜丽娘”、“柳梦梅”擦肩而过,也可以沿着光影变幻的时光隧道撩开重重帘幕走进“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最深处。烘托《寻梦牡丹亭》亦真亦幻全部剧情,让观众能够近距离地与“杜丽娘”、“柳梦梅”共同入梦、惊梦、寻梦、游梦、圆梦的物质载体,就是一局华北倾情建造的这个《寻梦牡丹亭》主题游园式实景演出项目。古今同台,生活与梦境交织,观众与演员近距离互动,这样特殊的艺术追求,使得《寻梦牡丹亭》演出园区的设计超乎寻常地复杂。要在8个月的时间里,在总建筑面积160000平方米的主场区内,完成三处表演区、两条观演动线路景观、大量的服务于表演的现代高科技声、光、电项目施工,工期前所未有地紧张!为了保证项目如期能够如期实现,一局华北从各项目抽调近30名青年骨干员工投身抚州寻梦牡丹亭项目建设之中。在这里他们上演了一场青春奋斗版的“筑梦牡丹亭”。

一局华北相关负责人介绍,该项目的重点难点主要集中在演出区的三个升降舞台的人工挖孔桩上。间距小,易造成串孔;地下水位高,土层流动性大;高压旋喷桩无法板结达到基坑止水的要求……一个个困难曾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又一次次被战胜。最后,硕大的“月亮“可以自如地升落,升降舞台可以自由地起降。园区内里有一处156米长异型结构文化墙,模板搭设和混凝土浇注难度极大。项目经理臧鑫磊带领项目部的青年员工攻克难点,不仅高标准地完成任务,还将两个月的工期压缩到了28天。该负责人称,在《寻梦牡丹亭》演出区施工,最大的压力还不是来自建设行业主管部门的严格检验,而是来自艺术家、艺术表演者苛刻的挑剔。《寻梦牡丹亭》大型实景演出邀请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导演李六乙担任总导演。服从总导演的演出要求,及时整改到位成了项目部必须恪守的一项任务。经过8个月的艰辛努力,一局华北的项目员工们终于在用智慧和汗水修建的表演园区中,与艺术家、演职人员一道在汤翁故里奉献出了一场美仑美焕的《寻梦牡丹亭》全要素成功试演。(完)。

一身长衫、一把纸扇,再加上三寸不烂之舌,4个小时的相声风暴,让几千名观众“一分钟一小笑,三分钟一大笑”。大年初三、初四连续两晚,郭德纲带着儿子郭麒麟和德云社众徒弟,在天津人民体育馆奉上“德云社新年省亲贺岁专场”,回报天津观众一年的苦苦等待。据主办方负责人宋江介绍,农历腊月二十左右,两场演出的门票就已售罄。记者在现场看到,场外的黄牛党已将980元的门票炒到了3000元。因段子太多,演出七点半就正式开始,郭德纲、于谦第二个登场,二人以新段子《人在江湖》亮相,还是讲述于谦家的传奇故事,老郭讲到两个劫匪互偷东西,其中一个报了警,警察纳闷:这不是同行么?老郭借劫匪之口说:“只有同行才有赤裸裸的仇恨。”顿时引来“噫”声一片。此前北京德云社封箱演出时,郭德纲“打”得于谦满舞台跑,边躲边喊:“郭德纲又打人啦!”结果侯震从后台走上来问:“我这刚下飞机,出什么事了?”这样的包袱让观众乐不可支。

但在天津演出中,老郭的表演有些收敛,只是调侃郭麒麟和同学打架,于谦质问郭麒麟:“你不是说没去,在家了吗?”郭德纲喜欢拿自己“开涮”,这次他继续“故伎重演”,第二次登台跟于谦合说《学电台》时,又狠狠宣传了一把自己主持的综艺节目,“于谦无聊在家看电视,遥控器一按,《非常了得》,再按,《今夜有戏》,再按,《有话好好说》,最后调到电影频道,正播《三笑之才子佳人》。”于谦无奈地说:“合着你把电视台包了呀。”而新加的“哏”也很逗趣:“这里是郭德纲广播电台,接下来请大家收听魔术……然后,请大家收听哑剧……”说到兴起,老郭还来了段西河大鼓版的《忘情水》。除了郭德纲和于谦外,演出中最抢眼的莫过于“德云大少”——郭德纲之子郭麒麟。虽然表演的猜谜并非新段子,但年仅16岁的郭麒麟毫不怯场,大有成为德云社“中流砥柱”之势。

此外,岳云鹏和孙越这对“小月月”组合最受观众欢迎,两人的表演富有浓厚的“80后”色彩。而高峰作为天津演员,他的表演也受到观众的欢迎与好评。对天津观众来说,郭德纲算是老朋友了,略带自嘲味道的“郭氏幽默”让观众乐开了花。演出直到夜里零点前才结束,仍有大量观众不愿离去,老郭在台上挥手致意,一派“聚散两依依”的场面。有一种相声,让你笑得脸部肌肉僵硬,还不肯合上嘴巴;有一种演员,他一脸“坏相”,却能给大家带来欢笑。新报记者 翟翊 摄影 记者 崔跃勇。

欢声笑语地它走了,正如它张灯结彩地来。它挥一挥衣袖,带来了无数供吐槽的感慨。“春晚”多像一个遗世独立的大侠:看其无与伦比的奢华排场,端的是一个“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最关键的,是其不可复制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酷范儿——— 主持人已经说了再见,总导演已经表示要去睡个安稳觉,但春晚还没有结束,它还生龙活虎地在全国人民的微博里、酒桌上、话题间、文章内争渡争渡、引起谈资无数。它已经30岁了。从一台电视台内部的小型联欢,到全国人民的春节新民俗,春晚本身就是一个见证奇迹的过程。《新闻联播》给春晚的定位,是“中国独有的文化形态”。一台文艺晚会,上升到文化形态的高度,恐怕在国内外电视发展史上都不多见。1983年,第一次看春晚时我刚刚8岁,今天我的孩子正好8岁,而那一年给厂里搬来那台飞跃牌黑白电视的父亲,如今已经年近70。30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一代人的新生、一代人的成长、一代人的老去…… 大家照例来找茬 已经不知道是从这30年中的哪一年开始,每次春晚除了在舞台上奉献四个半小时的欢歌笑语之外,还附赠一个小游戏,那就是“大家来找茬”。

什么地方穿帮了,谁谁谁是假唱,哪个节目是抄袭……为春晚挑刺成了“春晚大年俗”里的“网友小年俗”。大家争先恐后忙得不亦乐乎,挑错带来的欢乐甚至超过了晚会相声小品带来的笑声。今年当然照例如此。晚会结束没几个小时,已经有段子在微博上流传:一、陈坤的眉毛,歪了!二、王菲的声音和造型,怂了!三、杨丽萍让母孔雀开屏,怪了!四、刘欢老师代言淘宝,亲了!五、刘谦魔术又穿帮,囧了!六、节目现场有大姐睡着,累了!七、演戏的都唱歌,跨了!八、小品同一个核心,穿越了!九、小沈阳风格,又流行了! 同时还有人调侃说:今年春晚好奇葩啊,演电视剧的去唱歌了,唱歌的去说相声了,说相声的去演小品了,演小品的不来春晚了…… 连搜狐副总裁刘春都表示:相声不好听,因为不像话;小品不好看,估计太大了;春晚不够春,可能太晚了!言简意赅,指出几大弊端:相声不再传统,却总爱抖旧包袱;小品不再亲民,竟又夸张得像戏剧;春晚只剩热闹,却没有震撼点;从8点到凌晨,真的太久啦! 既然春晚自己都知道拿扫帚的不一定是清洁工,还可能是哈利·波特,那么想必也能理解拿板砖的不一定是春节还坚守在工地的建设者,更可能是万千眼睛雪亮、秋毫明察就等着春晚亮相然后猛拍的广大英明网友。

就算不乱拍砖,认真想来,这一个整体无广告、串联无贺电、主持人无废话的近年来水平最高的“三无”春晚确实也存在一些问题。语言类节目从最高峰时期的15个降到7个,给人的感觉却是空前的冗长。不管是《荆轲刺秦》还是《今天的幸福》,都很啰嗦,长达15分钟的节目,观众一直在期待后面还有精彩的“包袱”,但四平八稳地就那么结束了,结果小品成了观众最累的节目。还有,编剧们啥时候能不再拿“你就不是我爹,不对,我就不是你爹”这种低俗来当笑料?“爹和儿子”每年都要出来,编剧们就没觉得俗吗? 而从内容来说,有的小品主题就是嘲讽批评穿越,但下面一个偏偏又是明明白白地在穿越,让人找不到晚会的价值观。另一个争议之处就是郭冬临小品的抄袭风波。今年的歌舞挑起了整场晚会大梁。但从王力宏的声音和伴奏不在状态开始,王菲的颤音,吴秀波的错词,王珞丹的“萝莉声”,问题也是一箩筐。不过这些都已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瑕疵。相反这才证明这是一台真实的晚会,相比假唱来说,不完美的真实要胜过完美的虚假。另外,尽管从上到下都声称这是一次杜绝广告、经济效益让位社会效益的“干净、清新”的晚会,但字幕里鸣谢单位赫然写着某酒商的名字,而春晚结束后的第一个广告也是该品牌,观众有些迷惑不解了:这个算广告吗? 这是一个见证舞台的时刻 你可能不喜欢龙年春晚的任何一个节目,但即便是对春晚抱有超级成见的人,恐怕也不得不承认,春晚的舞台是越来越漂亮了,用“叹为观止、美轮美奂”来形容毫不为过。

大概也正是由于舞美是得意之处,才让歌舞节目比重空前大。就像刘谦调侃董卿的技术时说的你这不是见证奇迹,“而是一个见证舞台的时刻”。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升降舞台,亦真亦幻、三位一体的LED显示屏,直接喧宾夺主,让人沉浸在“阿凡达”式的绚美世界中,忽视了节目本身。据称今年春晚耗资1.5亿元打造舞台,传统的半圆形变成了T字台。在王力宏与李云迪的“斗琴”中,黑白键组成的3D画面跃动“起舞”;王菲与陈奕迅的《因为爱情》,音乐响起,舞台中间升起一座桥梁,演唱时,整个舞台飘满全息影像构建的花瓣;萨顶顶的《万物生》,一般人可能理解不了“两条鱼儿穿越海一样咸的河水”“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但梦幻般林立的丛林冰凌令人迷醉。最“虚幻”的节目莫过于《除夕的传说》:舞台中央大屏幕里出现水墨怪兽“年”,现场则出现真人韩庚边舞边唱,还用“功夫”与“年”进行对打,画面既有中国山水画的挥洒,也有当代漫画的卡通意味。但问题也就接着来了:我们的舞美已经堪称世界最高水平,但舞台再美毕竟只是“椟”而不是“珠”。

晚会的核心,或者说灵魂,不是喧宾夺主的背景而是那些精心策划的节目,如果节目没什么内涵,不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舞台、灯光打得再美也没用。这也许是大多数老百姓认为这次春晚仍然“没看头”的根本原因。一直在创新,从未被认可 现阶段春晚的主要矛盾是观众不断提高的审美要求和主创团队日益匮乏的创新能力之间的矛盾。客观地说,春晚一直在试图变化、创新,比如说曾大胆将舞台搬进体育场,曾在三地设立分会场同时直播,曾邀请体育明星、航天英雄,等等。但这些创新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观众要求提高与眼界开阔的速度,一年又一年,春晚给人的感觉总是老一套,舞蹈总是人海战术,歌曲总是歌功颂德,相声总是老段子,戏曲总是小段联唱…… 龙年春晚堪称近年来突破力度最大的一次,去除了很多冗杂的环节,主持人的姿态也放得更低,变深情报幕为互相调侃,歌曲由大联唱回归独唱,舞台造型也有了根本变化。作为一台晚会,这次终于有了真正的“主题”,那就是“回家过年”。过去每一次所谓的主题,“盛世联欢”、“欢乐祥和”、“振奋辉煌”等等,无一不虚头巴脑,说了等于没说。

而今年,大多数节目都是围绕“回家”这个主题展开。尽管“想家”、“感恩父母”这类话不能多说,说多了就显得假,但毕竟接了地气。哈文做了这么多努力,大家仍然不认可,你们说,这是肿么了? 没有赵本山,你还期待谁? 这一次终于不用看赵本山那“挺大一张老脸”了。对于呼吁了好几年让他急流勇退的观众来说,就满意了吗?有人说没了赵本山,最期待的人成了刘谦。这话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因为只有刘谦还是能给大家带来惊喜和悬念的。这种惊喜甚至是双重的:第一次是在舞台上看到他的魔术,第二次是网络上看到对这个魔术的揭秘。而且刘谦游刃有余、毫无做作之感的台风也最令观众轻松。尽管他这次带来的“幻镜”有“恐怖”之嫌,但必须承认这是最吸引人的节目之一。另一个能够令人屏住呼吸的节目自然就是54岁高龄杨丽萍带来的《雀之恋》。这是让冯小刚直呼“成精成仙”的表演,所以不用苛求开屏的是哪一只孔雀。黑泽明说,那些老盯着瑕疵不放的人看不到电影的美好。所以作为观众,也并不需要对一个节目如此苛责,老盯着瑕疵不放,将失去一切美好。

另一个上演“速度与激情”的节目是李云迪与王力宏的《金蛇狂舞》。只有这样的表演,才让人感觉到表演者真正沉浸到自己的艺术之中,并把自己的欢乐感染给观众,才让人感觉到春晚毕竟不完全是一场堂会。不管怎样,这一场耗时耗资耗口水的春晚已经落下了帷幕。面对这样的举国欢庆很容易就让人想起这几句诗: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禄池台开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其实这首诗还有更出名的两句,那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晚已经30年了,年年岁岁联欢相似,岁岁年年韶光偷转。一年之计在于“春”,只要我们以一颗年轻的心去努力,就永远都不“晚”。本报记者 李雪萌。

观众 贤妻 豪门

上一篇: 《十三省》男主角赵恒煊:《团长》没有可看性

下一篇: 日女星中山美穗离婚 或将迅速再婚(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