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喜剧狂》公布导师阵容:郭德纲英达谢娜


 发布时间:2021-04-24 01:00:58

被称为“四喜丸子”沙溢、瞿颖、贾玲、李菁四位主演齐聚亮相。没有剧本、没有台词、没有排练,演员通过耳机听从导演指令,完成喜剧表演……《喜乐街》这档全新模式的节目,对国内情景喜剧的传统模式发起了挑战。该节目引进自欧美老牌即兴喜剧《席勒街》,并将中国笑料融入欧美风格中,新颖的表演形式不仅考验了演员的演技、随机应变的能力,更是将他们的喜剧才华展现无遗。作为从未在中国电视上出现的喜剧节目形式,《喜乐街》的大胆创新对于演员以及制作团队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沙溢在现场笑称“一听到下指令的王雪纯的声音就头胀”,他表示虽然在节目中是玩的心态,但同时还要和别人配合,“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瞿颖则表示当个谐星、喜剧演员是她一直的梦想,但是发现好难好难。“第一次录的时候我完全融不进去他们三个里面,即兴喜剧表演真是太考量人了”。现场,“四喜丸子”也应主持人要求表演片段,当要求贾玲抱起沙溢时,两人面面相觑,只见沙溢只好舍身像树袋熊一样搂住贾玲做出被她“抱起”的假象,现场一片哄堂大笑。

记者了解到,《喜乐街》的制作班底由金牌电视喜剧节目制作人王雪纯领衔,节目团队也首次邀请到《泰囧》编剧束焕加盟到节目创作中,作为编剧团队的灵魂人物,有着二十多年喜剧编剧经验的束焕,不仅要负责每期节目的故事创意,即兴表演中下达的“指令”也由其和团队精心制定。除了沙溢、瞿颖、贾玲、李菁主要演员的加盟外,《喜乐街》在特邀嘉宾方面更是费尽心思,让人惊喜不断。其中国际功夫巨星成龙,还有李湘、范明、齐豫、白凯南、白举纲等众多明星倾情加盟,与四位主演一同在《喜乐街》的舞台上带给观众们欢乐。曾经打造过《谢天谢地你来啦》、《开学第一课》等节目,执掌《喜乐街》总导演之职的牟頔,被冠以“央视最年轻的总导演” 之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看过节目后表示:“这样包袱频出的喜剧在电视节目中非常少见,《喜乐街》打造出了一个观众熟悉的公共空间,在我看来,《喜乐街》是向很多老的经典情景喜剧致敬,包括《我爱我家》、《武林外传》等等。而节目最成功的一点,是满足了观众的期待感。

观众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精彩在哪里,所以随着故事的推进节目越来越精彩。” 《喜乐街》将于6月6日晚22:38分在央视一套开播。(完)。

昨天凌晨,冯小刚发布微博称自己明年将回归喜剧片。这两年从《唐山大地震》到《一九四二》,冯小刚转而关注沉重题材的影片,让观众开始怀念年底的“冯氏幽默”。去年的贺岁档,冯导带来了一个格外沉重的《一九四二》,同期《泰囧》的完胜,似乎也印证了一个道理——贺岁档还是喜剧更好卖。昨天凌晨1点,冯导发布微博,“去年《一九四二》给各位买票想看喜剧的添了一大堵,今儿晚上就拿微博给诸位贺岁了。过了年,哥哥就开始干活了,年底,朔爷写的《私人订制》,笑抽了你们算!”冯导要回归喜剧,让大批影迷兴奋起来,纷纷表示支持冯导,期待冯氏喜剧的回归。(记者 解辰巽)。

东方卫视大型喜剧类原创节目《笑傲江湖》本周日晚即将首播,而在此之前,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安徽卫视《超级笑星》、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浙江卫视《中国喜剧星》等喜剧类节目已在播出中,稍后辽宁卫视制作的喜剧类节目也将加入荧屏混战。各档节目评委席上也大咖云集,虽然请不到喜剧之王级别的周星驰,但冯小刚、宋丹丹、郭德纲、王晶等也都是重量级。即便是喜剧小咖们也被众多节目哄抬得炙手可热,据称,“十八线”喜剧咖一集身价都要到10万元,可见“喜剧类节目门槛低、投入小”这话还是有假,这些节目其实都是砸钱的主儿。纵观近两年的综艺市场,节目扎堆已是常态。为什么卫视台都喜欢做同类型节目?一条路上竞赛,究竟是观众分流还是更具凝聚力? 喜剧节目 你有我有全都有 近两年的荧屏综艺市场,任何节目出来都是蜂拥而至。类似节目的数量最少两个。仔细回顾,早几年的《超级女声》衍生出《快乐女声》《快乐男声》《花儿朵朵》;《非诚勿扰》火了之后,满荧屏都是相亲类节目,什么《我们约会吧》《百里挑一》《爱情连连看》《称心如意》等;而《中国达人秀》之外还有《中国梦想秀》。

如果说以前的综艺是一个带头大哥,后面一群跟风小弟,那么这两年的综艺则变成了同类节目同时“开花遍地”——去年的《中国星跳跃》和《星跳水立方》完全是双生花,名字和节目形式都几乎相同,而去年年底的军事类真人秀节目《星兵报到》和《烈火雄心》也相继默默出现。现阶段,荧屏上最扎堆的综艺节目是喜剧类的,没有谁是原创、谁先谁后的口水战,这些节目很是“和平共处”,并且都很认同“是不约而同做喜剧类节目”。节目成本不低于音乐选秀 虽然节目制作有先有后,但也没有电视台想要追究谁是创意者,面对这种“一窝蜂”的现象,反倒被认为很正常。《笑傲江湖》节目组导演朱慧接受采访时称:“中国接下来会有各种不同节目的类型,丰富化,膨胀化,像《爸爸去哪儿》《最强大脑》等。现在喜剧类节目被推至观众面前,也是正方向的引领。那么多卫视做,也是一个正常现象,有需和求的合理性。” 喜剧类节目扎堆,被外界认为是喜剧类节目相比于音乐选秀、亲子真人秀来说,门槛低、投入小,不需要花高价购买海外模式,也不用花巨资请明星,且大部分电视台都有制作此类型节目的基础,操作起来十分容易。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冯小刚在《笑傲江湖》发布会上表示过,“喜剧类选秀太难”。朱慧称喜剧类节目成本不亚于音乐选秀,“从视觉呈现上看,可能音乐性节目更容易被看到,但事实上它们的舞美舞台只是小部分制作。而喜剧类节目的成本在寻找选手上,喜剧很难找到选手,需要时间、人力和成本。另外,怎么样真正好笑也是一个长期调整研究的过程,周期长、投入大,高强度。录制过程的成本并不亚于歌唱类节目。” 在邀请明星评委的阵容上可以看出,喜剧类节目请的明星分量不弱于其他节目。有爆料称,众多喜剧类节目的终极目标人物周星驰要价已到1800万,虽然没人请到星爷,但冯小刚、郭德纲等人的身价也相当了得。而由于喜剧类节目受捧,有知情人爆料,很多之前默默无闻的喜剧演员因上节目而身价暴涨。“已经沦落到演艺场所跑场的喜剧演员,现在开口报价都是10万,低于5万别想找他们谈。”而那些能够当评审的喜剧明星片酬更是没得说,某导演就因当节目导师,出场费在短短半年内实现三级跳。竞争激烈惊现“间谍” 喜剧节目要选出一个笑星,远比选歌星要难得多。

《我为喜剧狂》传媒负责人樊庆元透露,为了找选手,他们接触了各家电台的主持人、夜场演员、各个小团体,用一年的时间面试了500~600名选手,最初为首次录制储备了将近70个选手。最早打响喜剧节目战役的《超级笑星》,被爆曾在节目录制现场,发现有3家其他卫视节目制作的工作人员充当“间谍”,他们均以观众身份混进录制现场观摩节目,并不时录制现场资料,更在后台收集一些节目优秀选手的联系方式,欲以更高的利益诱惑等条件挖墙脚。朱慧表示《笑傲江湖》找人的环节也很困难,并称渠道途径不同,选手就不存在重复,“我们是注重普通老百姓,节目只要让人笑就可以。选人时各个城市去找,选手重复的概率比较低,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发现有选手在其他节目上出现过。”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主任记者 孟丽。

喜剧 节目 导师

上一篇: 明星为虚假广告代言今后或连带受罚

下一篇: 黄圣依出演《钞票飞》 新片致敬英国名导演诺兰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98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