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奖提名公布 "辛亥革命"以8项提名囊括全部奖


 发布时间:2021-05-13 04:15:07

发行时间:央视、爱奇艺、优酷、芒果TV 《谁说我结不了婚》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奔着结婚去的故事。从这一点来说,它倒比它翻拍的对象——日剧《我选择不结婚》——在起名方面要诚实得多。但这也正是这部剧令人反感的源头——经过40集的风波起伏,一个女人的成长终点就只能是步入婚姻吗?在当下的社会语境里,这个排他性的路径预设无疑有些“过时”了。剧中三位女主人公,刚开始“结不了婚”的原因各不相同。田蕾是不想结,她甚至对谈恋爱都没兴趣,一心只扑在个人事业拼搏上。丁诗雅是想跟某个特定的人结婚而不能,过往的情结阻碍了她接受眼前的恋爱机会。程璐则更接近当下不少都市大龄女青年的心态,自卑又自傲,一方面无法接受自己在婚恋市场被估价的现实,另一方面又总是受到社会集体无意识的“催婚”。这三位女性的婚恋困境无疑是具备一定代表性的,尤其是童瑶 饰演的田蕾,两人的剧情线都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一些话题。

但有意思的事情来了,观众的反应和剧情的预设其实并不一样,甚至有时候还背道而驰。女律师田蕾,原本在剧情中是个“半反面教材”。她为了事业成功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闺蜜;她对爱情不但缺乏信任甚至连尊重都谈不上,每每提及男人都是鼻孔朝天。但这个角色却被很多观众认为是“真实”和“可爱”的,甚至不少人就是冲着这个角色而追完了这部40集的剧。而童瑶饰演的程璐明明被塑造得善良而自尊,是个宁愿名利双失也不愿对不起自己良心的正面角色,却偏偏成了很多观众讨厌的“绿茶”。这或是因为剧情总是安排她陷入跟各种奇葩男人的纠葛。这么做的本意或是想引发女观众对“遇人不淑”的共鸣,不想却被尖锐的观众认为这不过是角色的“求仁得仁”,现实的被动完全源自她心底的软弱和对爱情若有若无的功利心。而对于当下的女性立场来说,这种对他人追求“不主动,不接受,不拒绝”的暧昧态度,有时甚至比明晃晃的犯错都要可恶得多。

跟不少同类内地剧一样,《谁说我结不了婚》擅长展现当下女性的困境本身,但对如何面对与解决却显得想象力匮乏。三个女主人公都被安排了表面上的成长与觉醒,简而言之,不管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对爱情被动,到最后她们都突然变得主动了——连最温柔内向的丁诗雅都能亲口向男人求婚。但诸如“过去的我只会期望和等待,如今你让我学会了爱和自爱”的空洞口号,其实并不能掩盖这部剧的中心思想本质上还是“爱情拯救论”甚至“婚姻拯救论”。你看,不但原本不幸福的程璐和丁诗雅因为爱情而变得“幸福”了,连原本觉得自己挺幸福的女强人田蕾都要强行把自己扭回“正道”。最后夸一下这部剧的“一番”潘老师,他可真是太不容易了。因为剧情给他的角色超分裂:一方面是标准的厌女症患者,满口都是对大龄女青年的不屑和贬低;另一方面却是女主的暖男救星,唯一能客观看待女主优缺点并能包容和欣赏她的知己。

若非用非凡的演技去自洽,这样的奇葩角色恐怕换谁来演都要被观众骂出翔吧?!。

随着“好声音”4强学员已经出炉的消息被爆出,网络上依然有不少疑问声音:通过投票产生的结果,“好声音”到底有没有黑幕?本报记者作为媒体评审团中的一员,已经两年在节目现场进行投票。通过记者对节目组、节目流程以及录制现场等情况的亲身了解,投票环节节目组没有任何人向记者做出暗示。而从导师的打分比来看,分差最大也不过10分。由此看来,学员的去留的确掌握在101位媒体记者的手中。内幕1 无人左右媒体投票 投谁自己说了算 一提到投票,很多观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黑幕。

当记者和身边的朋友说到有关“好声音”的投票话题时,他们也会这么问:“到底有没有黑幕? ”记者回答:“没有!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信。记者现在来说一说“好声音”投票的流程。首先,这101家媒体记者是不是“好声音”收买的关系户?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其中有很多家媒体都屡次报道“好声音”的“负面”新闻,屡次让节目组感到头疼,有些媒体记者甚至因为这些“负面”的话题与节目组多次争吵过。其次,101家媒体评审中,有很多业内的“大咖”,他们的媒体名头响当当,媒体记者本身也算是业内红人,节目组收买不了他们。

至于现场投票有没有节目组的人提出要求?事实上,节目组只在记者投票前说一下投票的方法,不会暗示要投谁不投谁。至于选谁不选谁,完全由记者根据个人喜好来定。有趣的是,有时候当记者明显看出导师对某学员略有倾向时,大家还会刻意和导师作对,以此来防止“黑幕”。今年的4强投票,节目组原本计划采用数字化投票方式,只要按个扭,屏幕上就会显示投票媒体的LOGO,然后自动统计票数。遗憾的是,投票设备在录影之前无法连接,最终只好再度采用举牌的老办法。

内幕2 导师意见左右不了大局 粉丝拉票会适得其反 在各导师战队的4强学员中,导师究竟希望谁可以走进最终的巅峰之夜,其实从他们的点评内容上可以听得出来,有些导师会说:我希望他(她)未来的发展空间更大,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其实,这个意思很明显,他(她)更倾向于一个类似白纸、没有过多经验的学员。他们也希望给年轻的学员更多机会。然而,即便导师在内心都会有一个倾向比较多的人选,但他们并没有绝对的决定权,除非他们给学员打分时选择1比99的比例。

但从两天四场的录制情况看,导师们在给学员打分时,分差最多不过10分,一般都会打出48比52这样十分接近的分数,汪峰甚至打出50比50,而庾澄庆在纠结之余,还算错分数,两位学员的分值加一起得了101分。由此看来,学员的去留命运真的掌握在了媒体评审团的手中。媒体评审团对于“公平”的渴望很强烈,这是一群很倔强、很自我的人群。投票过程中,有个别学员的粉丝、甚至其所属公司意图为其拉票,但这种行为令现场记者十分反感,最终反而有些原本想投他(她)一票的记者,改变了注意。

内幕3 记者偏爱“素人” 对炫技型学员不感冒 经过两年时间,不可否认众多媒体记者对于“好声音”节目有特别的感情,甚至不排除有时候会有主观上的偏爱。因此,有时候记者的报道角度很容易影响普通观众对节目喜好的变化。那么,记者们到底喜欢怎样的学员?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各地的记者对于出自自己家乡的学员都有偏爱,所以都会在新闻报道上有所倾向。投票时也一样,绝大多数记者都会给自己家乡的学员投上一票。另外,今年有众多经验丰富的专业学员参与节目。

但事实证明,在草根学员面前,这些有一定知名度的学员并不占优势。媒体记者更倾向于多给草根一些机会。而在对学员演唱的评判上,多数记者更偏爱唱慢歌、情歌的学员,对于飙高音、炫技的学员并不感冒。和导师一样,记者的投票过程也是一段虐心的经历。因为进入到16强的学员,他们在演唱功力上差距并不大,有时候只能看临场发挥。可是,常常有两位学员同样都发挥得很好,这种情况面前,只能做出一个选择实在纠结。所以,当有学员不得不离开时,媒体团都会集体起立,为他们鼓掌,和他们说“加油! ”(记者 李洪波)。

投票 百花奖 观众

上一篇: 春晚舞台效果图曝光 简单中不失喜庆

下一篇: 贾樟柯戛纳当评委 坦言:四级过了,审片没问题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61853